•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医院管理

公立医院的烦恼

来源:梅奥国际 | 浏览量:1653 | 发布时间:2013-05-08 13:56:42

   “承载力40个病床的科室,可以加到80个,有的产妇在走廊加一张凳子都愿意入院,诊疗环境和就医条件都存在瓶颈。”面对前来参与“医院开放日”活动的人员,深圳市妇幼保健院院长杨卓欣叹起了苦经。
    深圳作为推行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试点城市,在医改方面走在全国前列,但依然存在诸多由于医疗资源短缺带来的问题。
    杨卓欣说,该院占地面积只有1.1万平方米,却承担了极大的生产量,去年有1.8万个婴儿在该院出生,是全国单一医院生产婴儿多的医院,产科加床现象非常严重,另外还要承担儿科、急救等功能。
    除了硬件设施,学科骨干和后备力量招聘困难也是杨卓欣经常要面对的烦恼。“一些学科骨干认为在内地城市做医生可以活得更好、更有地位,再加上深圳生活压力大、成本更高,面临全国各地医院的竞争,深圳医院想招到学科骨干很难。同时,产科和儿科医生风险更大,很多学生不愿做儿科医生。这种情况下,妇幼保健院只能到东北地区去招聘,今年招了8个硕士,还要培训拿到上岗证才能上班。很多科室医务人员人手不足。”杨卓欣说。

 

医院经营,医院发展

   看病难问题在深圳一样突出。杨卓欣称,深圳的看病难更多体现在三甲医院难,大牌医生难,一般医生不难,特区内看病难,特区外看病不难。
   近几年,深圳市政府大幅增加财政投入,建设新医院,但医院从立项到建成,至少十年,征地、建设、招人等问题都成为医院建设的阻力。而民营医院虽然设施先进,但病人不太信任。因此,杨卓欣认为,短期内看病难不能很好缓解。
   今年6月,一场医疗反腐在深圳扩散,深圳医疗系统反响强烈。一面是打击腐败,一面是医疗改革。7月1日,取消医药加成的改革在深圳所有公立医院逐步推行,意在降低病人看病成本,遏制公立医院过度用药、用高价药的现象,同时一定程度提高诊疗费价格标准,以体现医疗服务合理成本和医务人员劳动价值。
    在此背景下,促进医患沟通显得更加迫切。深圳市卫人委主办了此次“医院开放日”活动,邀请包括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行评组成员、监督员、热心市民、媒体记者、微博意见领袖等组成的群体深入了解公立医院,深圳市妇幼保健院是活动站。
    深圳市妇幼保健院一位科室主任对《财经日报》记者说,她特意休诊了半天,来和参观者沟通,让市民更了解医院和医生很重要。
    因为妇幼保健院产科经常是满号,急诊就成了产科患者的垫底渠道,但有时候也会因此耽误更需要急诊的病人就诊,急诊出现排队的时候,矛盾就会出现。
    妇幼保健院急诊科主任说,有时候患者不理解,认为他挂了急诊号就必须看急诊科,我们就会给他讲解国际通行的急诊规则,哪些病症需要即刻急诊,哪些需要留待观察,但他就是不理解,并且开始拿出手机录音、拍摄,这种情况让人很纠结,很伤心。
    病人以强硬的方式面对医生的情况在急诊时常有发生,有年轻的医生会抱怨,“昨天病人很多,我本来要加班一小时的,但有一个患者一看病就拿手机录音,还说你说的话要负责的,我真不想加班了。”  面对病人多、资源紧缺的状况,医生也承受着一定的压力。年轻的医生对参观者说:“我们不怕累,怕委屈。”更有年轻的护士说,好怕上夜班,无数病人要求住院,理解的病人还好,不理解的就拍桌子。
    在超声会诊中心,一位医生也说到他的烦恼,虽然有了预约挂号,但有些产妇和家属很着急,提前四五个小时就来到医院,等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耐烦,有的会对护士发火,医生也很无奈。

   一位热心市民代表听后,感慨地说,换位思考,理性沟通,才能和谐医患关系


聚合标签:医院发展,医院经营管理,医院服务,医疗质量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