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医疗文库

医院筹建难!看完这个故事,你还会这么说吗?

来源: | 浏览量:2035 | 发布时间:2016-11-22 20:01:17

医院筹建的热度一直不减!国家的大力支持、政策的优惠、民营企业的社会责任心等等,都是这件事情的主要助推力量!那么有人问,都在做这件事,医院筹建不难吗?难!怎么可能不难!小编在了解筹建企业家的资料中,都会提到的一个内容,大致意思都是:筹建医院困难重重,希望梅奥国际提供大力支持,助我发完成医院筹建工作。

 

那么筹建医院需要什么?要达到什么资质?难在哪里?先买个关子,希望大家用心阅读以下的一则故事,老革命战士石金祥,从零开始筹建医院的故事!

 

石金祥,19377月生于河北省博野县岗子村。曾任多项职务,在此小编就不一一列举,但要知道,在1957年调卫生系统,先后任北京市结核病医院副书记,北京安定医院副书记,温泉结核病医院副书记、书记,北京天坛医院书记。故事内容是一份自述,文中人称皆为故事主人公。

 

医院筹建

2012年6,石金祥在家中讲述天坛医院的建设经过。

 

紧急赴任,120万元要建一座颅脑外科医院

 

    1980年,我奉命筹建天坛医院。回想三十多年前筹建北京天坛医院的工作,就像昨天的事,历历在目。大概是四月的二十几日吧,北京市委卫生体育部部长兼市卫生局党组书记和局长的张青季同志打来电话,让我当天上午十点以前必须赶到他那儿,要和我谈话。青季同志是1935年参加工作的老革命,“文革”中被整得很苦,刚恢复工作。

 

他办事向来干脆,脾气比较急,还爱批评个人儿。我接了电话后,着急忙慌地赶到他那儿。他见了我,直截了当地说:“你的工作要调动。”我很纳闷,你们刚把我调到小汤山温泉结核病医院,屁股还没坐热,怎么又要调动呢?他说:“你去救救急吧”,然后简单地给我介绍了情况。

 

原来,1975,为了解决颅脑患者住院难、手术难问题,国家计委(后改为国家发改委)和北京市共同决定,要把北京宣武医院院长兼神经外科主任王忠诚以及他领导的神经外科从宣武医院分出来,利用北京市崇文医院的基础,建一所拥有300张病床的颅脑外科的专科医院,国家计委为此批下来120万元的专项经费。

 

可是,五年过去了,一切还是老样子,连一锹土都没动。国家计委要把钱收回去。青季同志着急了,派我去当书记,抓紧筹建新医院,“你必须去,而且必须五一之前报到。”就这样,我无条件地在五一前去报了到,五一后就在那儿上班了。

 

力不从心,两次嚎陶大哭

去了之后才知道,那儿可真是个烂摊子!当时,拨乱反正不久,“文革”遗毒很重。医院的机构设置还是“文革”时期那一套,很不正规:人事、组织工作、干部工作合在一起叫“政工组”,医务处叫“医疗组”,院长办公室叫“办事组”。

 

部门负责人叫“组长”,没有主任,也没有科长。职工队伍参差不齐、来源各异:有崇文医院的,也有从被撤销的前门医院合并过来的,又有跟着王忠诚院长从宣武医院分过来的,用当时的话说,叫“三大派”。因为不知道是建一个专科医院,还是建一个综合医院,谁都怕自己被“靠边站”,动不动就“打派仗”。

 

医院领导班子也是如此,有四位副书记:牛志学同志原是丰台区卫生局局长,冀峰同志原是崇文区卫生局副局长,魏天选同志原是市委卫生体育部基层处处长,苏进同志原是同仁医院党委副书记。

 

其中有两位“三八式”,可以说力量非常强,但大家刚凑到一块,相互之间缺乏了解,加上经过十年浩劫,人人委屈,牢骚满腹,内耗很大,推诱扯皮,说话没人听,工作没人干。我想,怎么这么难啊!真是太难了!

 

曾两次嚎陶大哭。其中一次,被卫生体育部的干事张长有汇报给青季,青季来电话说,“男子汉大丈夫,你哭什么?正因为有困难,才调你去呢!”为了开展工作,我召开党委会,动员大家先做调查研究。大家深人到各医疗科室、后勤班组了解情况,征求意见。

 

还举办中层干部学习班,组织讨论:为什么医院工作难以开展?为什么我们搞不上去?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与此同时,抓紧解决医院的机构设置问题,正式任命了科长、主任,明确职权,负起责任。

 

通过三个月的调研、培训和整顿,工作有了起色。我与四位副书记分了工:老魏负责医疗护理,老牛和江亮明副院长负责医院行政管理和医院后勤,苏进管党的工作,老冀与我一起抓基建,即拆房和建房。大家都没意见,各司其职,工作顺利地开展起来了。

 

医院建设


全力以赴,三年没休过星期天

工作中,我感觉迫切的问题还是医院的定性问题。医院到底是建成专科医院还是综合医院?设多少张病床?科室如何设置?需要多少不同层次的医护人员?这个问题不解决一切都无从谈起。

 

我知道大家都想把它办成一个综合医院,而且建成综合医院,会更有利于颅脑外科的发展。于是我当即表示,咱们不建专科医院,咱们要建一个综合性医院,否则600多人怎么安排呢?有人提出,上面批的是建颅脑专科医院,况且120万元的经费既要拆又要建,建专科医院都不够,更别说综合医院了。

 

也有人问,你说了算吗?会后,我去找市政府管卫生的副市长白介夫同志,谈了自己的想法。白市长说,“我支持你们的想法,但要靠你自己去跑,去打通各个环节。”我说:“我打一个建综合性医院的报告,你给批一下。”白市长同意了。我又去跑国家计委,找了国家计委副主任房维中同志。

 

房主任说,现在国家没有钱,三年前批给你们的120万元,我还要减下20,只能给你100万元。我说,等国家经济好转后能不能再增加?房维中说,到时可以商量。我紧接着说,你说话可要算话。回来后我就打了报告要建500张病床,白介夫批了。

 

我拿着批文又找了王忠诚院长,我说,你的300张床位我保证给你,可来医院看病的病人不光是脑病,还牵涉内科、外科、眼科或其它科的疾病怎么办?王忠诚说,你只要能保证我神外300张病床,你愿意建什么样的医院都行。在党委会上我提出,咱们走一步,考虑二步,看三步,工程分三期进行。

 

步建“神经外科研究所大楼”,随之盖了一个集体宿舍。我跟房维中说,要招览人才就必须要有宿舍,储备了人才才有利于医院的发展。房维中听了我的汇报后,说我很有思.,考虑得比较长远。

 

我对大家说,今年100万元先用着,明年的钱我再想法去弄。这时有人对我有些顾虑,怕我干到一半又调走。我想了想,在党委会上表态说,我今年已经56岁了,还剩四年时间,我就“卖”给这儿了,在这画上句号。如果我干一半溜走了,走到哪你们就骂我到哪!

 

我又说,为把文化大革命耽误的时间找回来,从现在起,我不休星期天、节假日,你们大家都可以监督我!此后的三年,我一天都没休息,老伴儿也很支持我。从那时起,周围的同志越来越信任我、支持我,我怎么说,大家怎么干。

 

三年后,研究楼盖起来了,集体宿舍也盖起来了。这两座新楼盖好后,先拿出一些房间做手术室和病房,开始接收患者,主要是颅脑患者。新医院是1990年正式开院的,但我们从1982年就开始接收患者,因为颅脑外科的社会压力太大。我们这个新医院的筹建工作,是边基建施工,边开院医疗,边报批设计,边申请经费,这都是当时的形势逼出来的。

 

医院合作


医院有了医疗,就有了收入,可以发点儿奖金了,大家情绪更高了。接着,二期工程的病房楼建设开始了。同志们说,你再不休息,身体就该垮了。这时,我才开始休星期天。四方求援,原定500张床建成了800张原定500张床建成综合医院,但后来我寻思,如果500张病床神经外科就占300,那么其它科的病床肯定不够。

 

这样算下来,医院床位应达到800张才合适,可是因为我们没有建800张床的批件,人家设计院不给设计图纸。没有设计图纸就没法施工,我急了,天天到北京建筑设计院去软磨硬泡,真是磨破了嘴皮子,贴厚了脸皮子,跑破了鞋底子,终于感动了王长宁主任。他们晚上下班后跑到医院来加班加点给我们设计图纸,我说给加班费,他们不敢要,只是吃一顿晚饭。



4个人晚6点下班后到我那儿设计,再干3个小时,真辛苦!图纸设计出来后,已经是1983年了。我拿着图纸去找房维中,他说,现在国家经济情况有所好转,施工的经费我支持你。有了这一句话后,我有底了,胆子就更大了,甩开膀子大干了起来。后来我们成了朋友。

 

白介夫说,我真的应该给你记一大功,没想到你这么成功。后来我和白介夫也成了朋友。1983年国家计委副主任房维中来院检查一、二期工程,听完汇报后说,国家经济形势有些好转,国家计委会继续支持你们的建设经费。你们一定要把老百姓看病难、住院难的大事办好,老百姓会感谢你们的。

 

白介夫说,你们的工程1983年列为市里的重点建设工程,老石、老王干的很好,很出色。应该表扬,我支持。有了病房楼,门诊楼怎么办?这儿不有现成的几排平房吗,先不拆了,就当门诊楼吧。等到病房楼盖好后,我又去找房维中。

 

我说,800张病床的大医院,一天门诊量至少2000,你看我这个门诊楼又挤又破的,怎么办啊?我的图纸也有了,一万多平方米呢。房维中说,那给不了你怎么办呢?我说给多少算多少吧。他陆陆续续地给了好多次,加起来共给了六千六百万元。除了国家计委的拨款,卫生部崔月犁部长从1985年开始每年也批50万元,后来他带我去国家财政部求援,财政部每年又补充50万。

 

这笔钱没算在总投资里,主要用在建放射楼、CT楼、停尸房、告别厅、职工宿舍楼等附属设施。后钱不够时,我又找房维中,房维中介绍我去找石化总公司经理张锦华同志。张锦华让我去银行低息贷款,说你借2003年还。三年后我退休了,张锦华也调到国家发改委当了主任。

 

1995年,我找张锦华说,我退了,你也调走了。你打个招呼这笔钱别要了,医院也不赚钱,还有两千多人要花销。这样吧,你们处长以上的干部每年的体检看病,我全免了。做CT、核磁的钱我也不要了。如此这般,200万元就“赖”掉了。

 

1985年崔月犁部长来院说,部里准备一个内部材料,在全国卫生工作大会上表扬医院以神经外科为特色筹建的大型综合医院和改革开放的成果。后,我们共建了.86万平方米的房,占地99亩。

 

其中医疗用楼10,病房楼7,包括一栋手术楼,还有放射楼、科研楼、门诊楼,教学用楼各1栋。另外拨了500万元建了8栋宿舍楼。其中,院内建了4,院外在南苑建了4,还买了4辆大轿车接送职工上下班。当时很不容易,难办的事情都是跑出去找关系办的。

 

医院建好后,张青季同志请我到他家,吃炸带鱼,喝酒,表扬我说,钱没白花,把天坛医院搞起来了。

 

医院命名


大功告成,白介夫定院名王忠诚书写

筹建初期,我们一直用“北京市崇文区崇文医院”的名称。可大家又觉得这个名不合适。198132,在白介夫主持的市长办公会上,我提出了这个问题。白市长说,叫天坛医院吧,祟文医院的前身就是天坛医院。

 

我们说,好哇,全世界都知道天坛,名气又大,方位又明确!从此,这所以神经外科为特色的大型综合医院定名为“北京天坛医院”。

 

1986年天坛医院神经外科正发展成“亚洲大的神外中心”,崔月犁、白介夫听后非常高兴,崔说,这显示出我国神外发展水平和改革开放的成果,我要在全国卫生会议上表扬你们大胆实践,落实改革开放的经验。

 

北京天坛医院从1980年开始施工到1988年完工,实际上共建了840张病床,号称800,其中40张用于急救。1989年试运行一年,1990年正式运营。因为新医院新房子新设备需要试运行。白介夫说,不用急着开业,先试运营,做出点成绩,90年开业时可以搞个内部展览,让大家看看。我们接受了白市长的意见。

1988年新院落成,国家计委副主任房维、市政协主席白介夫一起来院查看工程质量、病房设备,200多中层领导干部大会上讲话,称赞医院落成是改革开放的成果,是为患者解决看病难、住院难的一件大好事,应该给书记记一功。

新门诊楼建成后要挂院牌,谁来题写院名呢?有人提议请领导同志或书法家写,我建议就请王忠诚院长写,因为没有神经外科就没有天坛医院,神经外科是天坛医院大的特色。大家一致拥护,王院长欣然命笔。



聚合标签:梅奥国际,医院规划,医院筹建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