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医疗资讯

镜鉴 | 被卫监所官员包庇,这家“莆田式”医院群众报警68次告不倒

来源: | 浏览量:709 | 发布时间:2020-07-01 17:27:42

深圳市国安门诊部(后改名为:鹏深门诊部),被法院认定“以‘莆田系’黑诊所手法经营”,通过“故意割大伤口及使用器具制造疼痛”等手段,诱骗、威胁、恐吓患者多交费,甚至强迫患者在手术台上刷卡支付临时加价。

  多年来,涉及该门诊部的警情达68宗,但安然无恙,谁也告不倒,直到打黑除恶期间闹出人命,才被端掉。

  背后的公职人员被抓后,“莆田式”医院横行无忌的内幕终于扒开,细节令人愤慨。


“莆田式”诊所 群众68次报警打不掉

  2012年,吴某开始经营深圳国安门诊部,门诊部共六层3000余平方米,主营妇科、男科。20149月,吴某将门诊部牌照及设备整体转让给陈某,当上了门诊部的二房东。

  法院事后在判决书中明确认定:陈某接手后,以“莆田系”黑诊所手法经营。警方侦查后确认,该门诊部通过“恶意夸大病情、故意割大伤口及使用器具制造疼痛”等手段,诱骗、威胁、恐吓患者多交治疗费,甚至强迫患者在手术台上刷卡或微信支付临时加价的高额费用,通过“无中生有、小病大医”,敲诈勒索。

  专案组发现,多年来,涉及该门诊部的警情高达68宗,涉及强迫交易、敲诈勒索、非法行医、诈骗等四种罪名。

  20161月,这家诊所就被深圳电视台都市频道《第一现场》曝光过。一个从外地农村来深圳打工的25岁小伙子,辛苦半年多攒下了一万多块钱,一天被人连蒙带骗带到了国安门诊部。

  小伙子告诉电视台记者,医生说他得做包皮环切术,手术做完了又说他器官有问题将来容易性生活不和谐,精子活力有问题,还有前列腺炎,让他继续检查继续治疗。

  之后,在小伙子多次强调自己“没什么钱”的情况下,医生仍然要求他每天复查,治完这个毛病,又复查出了新的“问题”,小伙子央求说自己钱不够打针吃药行不行,被医生否决,称必须要用“先进仪器”才能治好。

  一周多,小伙子辛苦半年多攒下的一万多块钱给拱手给了这家诊所。“医生又打电话让我过去。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他这时越想越不对劲,联系了媒体,事情被曝光,引起舆论关注,但最后竟然大事化小,门诊部仍然屹立不倒。

  2018年国安门诊部摊上了更大的大事:它一年内连续两次被有关部门发现雇用无证社会人员做B超和其他化验工作。在业内,这属于非常严重的问题。第二次被查出后,卫计局对国安门诊部作出停业整顿六个月的行政处罚决定。

  但这家门诊部居然没怎么停业,直接注销了“国安门诊部”的牌子,重新注册了深圳鹏深门诊部直接在门前一换,就这样在原址继续办公了。

将人流术后仍存活女婴随意丢弃 闹出人命终被查

  全国打黑除恶专项行动启动后,用非法手段敛财坑害病人的民营医院也成为打击对象。相应的,深圳市宝安区启动了针对辖区内医疗机构的扫黑除恶“猎狐”行动。

  这期间,这家诊所搞出了更大的事。2019227日,鹏深门诊部在没有资质的情况下给女性做人流手术,且做手术的不是卫生技术人员,而是一般社会人员,这导致婴儿流产后仍然存活。

  更恶劣的是,鹏深门诊部把这个还活着的女婴直接扔大街上了。有人报警后,门诊部害怕出事,将女婴抱回,之后发现无生命迹象了,再次又将女婴遗弃。

  警方侦查后发现,婴儿系在鹏深门诊部引产所生。

  之后,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成立专案组对深圳鹏深门诊展开调查。这一查,多年来的恶行终于全部浮出水面。这家门诊部,被认定为恶势力犯罪集团。

  警方侦查期间找到了这家恶行累累的门诊部多年来始终“告不倒”的原因——背后有官员撑腰。

  警方将线索移交深圳市宝安区监察委。2019521日,深圳市宝安区卫生健康局副局长陈某被留置。66日,深圳市宝安区西乡卫生监督所医疗保健监督科主任黄某投案。

卫监所小官收25 市里转来的投诉都不查

  根据法院查明的事实,黄某一共收过25000元贿赂。但为门诊部的屹立不倒“立下大功”。

  2015年开始,门诊部因执业问题遭患者海量举报投诉。为使门诊部能够继续经营,黄某明知门诊部长期存在强迫患者接受医疗服务及医疗欺诈等问题,仍怠于行使职责,放松监管,包庇、纵容违法犯罪。

  20151月至2018815日,西乡卫监所仅处理深圳市人民政府12345转过来的投诉就有42件。黄某故意怠于履行职责,致使大量违法犯罪行为被掩盖。

  黄某向门诊部泄露投诉人信息,提前让陈某与投诉人协商。门诊部找到投诉人后,会给投诉人施压,并退还部分诊疗费,要求投诉人与门诊部签协议,同意放弃投诉。待门诊部处理妥当后,黄某才装模作样安排人到门诊部“现场调查”,以致调查流于形式。

  对门诊部投诉中涉及强迫患者接受医疗服务、医疗欺诈等涉嫌违法犯罪行为,黄某干脆不调查。采用的方式是回避、单方采信、以小问题立案处罚、降低处罚标准,敷衍了事。

  黄某及下属在对投诉人进行询问及对门诊部相关人员询问过程中,均回避投诉涉及的强迫患者接受医疗服务、医疗欺诈等问题,在现场检查与取证中,往往单方采信门诊部的说法,掩盖投诉人投诉的核心问题。

  在投诉人反复投诉或情绪强烈时躲不过了,西乡卫监所就以“未取得处方权”等小问题立案处罚,降低处罚标准。

  甚至,这位医疗保健监督科主任很清楚门诊部长期用虚假报告单欺骗患者的事实。但故意不对检验人员资质和报告单真伪进行核查。

  根据国务院《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以及卫生部《关于在行政执法中及时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意见的通知》相关规定,对强迫患者接受医疗服务、医疗欺诈等涉嫌违法犯罪线索应移交公安机关。但黄某故意不移交,往往以现场出具监督意见书的方式,要求门诊部“加强医德医风建设,加强与患者的沟通”。

  在国安门诊部的日常检查和年审校验中,黄某故意包庇、纵容,放松日常检查监督,持证医疗机构年审校验前事先打招呼,使日常检查工作丧失了隐蔽性和突击性,流于形式。

众多公职人员收钱办事 涉恶诊所改头换面继续经营

  这家门诊部面对停业整顿处罚且能改头换面继续经营的幕后,也被查清。

  二房东吴某为此事找到宝安区卫生监督所副所长魏某帮忙,魏某告之处罚决定无法更改,但吴某仍当场把装着1万现金的信封给了魏某。其后,他找到福永卫生监督所长孙某帮忙,孙某联系了区卫健局副局长陈某帮忙。陈某先后给局医政科工作人员梁某、区卫生监督所副所长魏某打招呼,梁某、魏某均称处罚决定无法更改。在此情况下,孙某提出,先注销国安门诊部,再申请注册一个新的牌照,这样能最快重新营业。

  吴某认为可行,就让孙某帮忙向陈某打招呼。打招呼后,201812月,吴某把3万元现金装在档案袋里送到陈某办公室。陈某确认注销国安门诊部然后重新注册牌照的方案可行并同意关照。

  吴家崇找到黄某和西乡卫监所医疗保健科负责人刘某,说了这个方案。刘某先是拒绝,但一听副局长陈某点头了,也同意了。

  201912日,刘某在明知需行政处罚执行完毕方可注销的情况下,仍向科室负责人及所领导提出注销的事情。122日,获审批同意。

  办理注销期间,吴某开始准备鹏深门诊部的注册,先找在区卫健局医政科工作的钟某帮助核准名称,20181226日就在国安门诊部原址上做了注册申请。在多名公职人员的照顾之下,注册很顺利。

  刘某在验收专家不齐的情况下,于2019129日带着宝安中心医院的施某、谢某和唐某四名专家库成员到鹏深门诊部现场检查验收,事后又找了并未到现场的黄某补充签名确认合格。验收过程中,吴某将均装有2000元现金的信封分别塞给施某、谢某和唐某,三人收下后签名同意通过验收。2019215日,区卫健局向深圳鹏深门诊部颁发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整个过程中,门诊部实际老板陈某与吴某向公务人员共行贿11.1万元。其中,送宝安区卫生监督所副所长魏某1万元,区副局长陈某3万元,黄某2万元,西乡卫监所所长彭某2万元,西乡卫监所医疗保健科负责人刘某2万,验收专家施某、谢某、唐某各2000元,帮忙递送材料的区卫健局医政科工作人员钟某5000元。

最终,深圳市宝安区法院一审以滥用职权罪、受贿罪判处陈某有期徒刑106个月,以滥用职权罪判处黄某有期徒刑2年,以行贿罪判处吴某有期徒刑16个月。诊所老板陈某也被抓捕归案,另案处理。(尚㳒萱)


注:本文转载自尚法新闻


聚合标签:

或许您会感兴趣:
1
2
3
4